想到了之前朱灵侯的状况,无霜大概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性,轻叹了一声,问:“可还有其它的办法?”

    影大师摇头:“要么找到针对性的破解秘法,要么就只能是夜夫人的魂魄还有意识存在,会自凝结起来,再压下林惜儿占据主导位置,才有一线希望。只是,现在夜夫人的魂魄碎片已经非常的微弱了,我也无法知觉她现在还有没有意识……”

    就现在的状况看,夜夫人几乎是不可能赢过林惜儿的。

    不得不说,林惜儿用的这一手还是非常的狠,即使她哄骗无霜失败了,落到如今这个地步,也无法让无霜彻底的抹灭她,还不得不对她投鼠忌器。

    无霜的眉头紧紧的皱起,伸手捏了捏额头之间,肩膀瞬间塌了下来,这种憋屈的感觉,让她非常的难受。

    “主上……”蓝眼小心翼翼的卖一波关切。

    小黑鹅更是直接跳到她肩上,用它的小脑袋去蹭无霜的脸。

    “我没事。”无霜用指尖轻揉了下小黑鹅的头,也点了点蓝眼的眼睛上方,道:“我只是觉得有些……累……”

    她是真的,感觉到累。

    这种累不是她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实,也不是看不到希望的影子,甚至她心里很清楚,秘法那东西只要存在过,肯定还会留下痕迹的,有心一定就能找得到。

    像林惜儿的秘密说破之后,就不再是秘密了。外头的那些人一定会用他们最大的手段去把林惜儿使用的秘法扒出来,当然,有林惜儿说的,她手上没有的那半部。

    只要秘法找到,查明关键,就可以解决眼前的问题。

    而且,世上的秘法也不都是无解的,有盾必定有矛,她有时间,她也耗得起,总有一天会想到办法,让母亲的魂魄重聚,与林惜儿分离的。

    她之所以觉得累,是心里空荡荡,无处可依的那种累,甚至还夹杂着更多的孤独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我该承受的。”无霜轻叹一声,捂着脸退了几步,倒在一个舒服的摇椅上坐下。

    摇椅突然承受了她的力量,大幅度地晃动了起来,她的脑海里随着那晃动浮现出了几个画面,画里面只有她是清楚的,其它的几人都模糊得只有一个影子,但在那些画面里,那些人照顾着她的生活,替她抵挡着面前的危险……不用想得再清楚,她也知道,那些人是谁。

    以前有他们的存在,所以哪怕是遇上了再危险的事儿,他们都挡在她之前替她解决了,从没让她感觉到心累过。

    可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了,而他们却还等着她去……找,或者去救……

    一想到他们可能承受着危险,她就无法让自己再冷静下来。

    影大师看到她这模样,轻轻的退了出去,屋外,一排人尽是关切的询问目光。

    他扫过众人,在鹰翼的身上停顿了一下下,最后还是落到了院长的身上,然后微微的眯了眯眼。

    院长上前,低声询问:“她怎么样?”

    “她是要成大事的人,不应该连这点坎也过不了,你说是不是?”影大师的话有些扎耳。

    院长没有在意他的讥讽,又抬头看向了小屋,最后动手拍在了鹰翼的身上:“你进去劝一劝。”

    突然受了一击的鹰翼吓了一跳,但灵力并没有恶意,也没伤到他什么,不过他依旧不太敢相信:“您……您让我进去?”

    他记得,从他第一次到灵者学院见到院长的时候,院长虽然对他没怎么的,但他感觉得到,院长是不喜欢他的。后来,从绿野出来之后,院长表现得更是直白。

    也是,谁会喜欢自己得意弟子的对手,还是一个不怀好意,出手不留情的对手呢?而且这个对手,还又打上了自己弟子心爱姑娘的主意。

    现在,无霜的状况明显是脆弱的,谁在这个时候陪伴她,对她表示关怀,必定会被她记忆深刻,甚至可能打开心扉。

    院长却把这个机会让给了他?

    难道……院长是知道百里渊没有希望了,还是真的对无霜的关心更重过百里渊,一心从大局出发?

    不过,想归想,机会到了面前,鹰翼怎么会不把握,他直接推开门,靠在半天的门柱上,探进了半个身子看着蜷缩在摇椅上的无霜:“我可以进来吗?”

    摇椅还在一下有一下的晃动着,无霜没有回答。

    鹰翼犹豫了一下,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他没有继续说话,蹑手蹑脚的走到摇椅旁边,然后轻轻的在摇椅上压了一下,让摇椅摆动的幅度大了一些。不过力量控制得极好,这幅度不会让人觉得难受,只是更舒服。

    屋内,静悄悄的,只有摇椅晃动的声音,无霜在这有规律的摇晃中,渐渐睡着了。

    梦里,她又梦到了那些影子,仿佛又回到了以前那种热闹的时候。甚至梦中的天空里,她还看到了父亲和母亲,他们在冲着她慈爱的微笑。

    当她醒来的时候,心里非常的塌实,像是找到了主心骨。

    对,累又怎么样,不经历累,怎么能看到彩虹。

    旁的不说,当初她进入学院的时候,老师和九幽他们不都说,她想要变强,就得经历常人不能吃的苦头;灵力和体能都得一并练起来,才会比旁人更加强。甚至最关心她的阿森在她辛苦和灵兽对战的时候,只要她没有生命危险,都不会出手帮她一下。小狼在与她对练的时候,下手更是从不留情。

    现在她变强了,变得非常的强了,也该轮到她去承受那些,以及尽她所有的努力去找回他们,找回他们之前在一起的那种快乐的生活。

    “醒了吗?”鹰翼看着她长长的眼睫毛如蝴蝶翅膀轻轻扇动着,真想去轻轻碰触一下。不过,他怕惊醒了她,也就只是想想而已。

    “嗯。”无霜打了个呵欠,张开了还有些迷离的眼睛看向鹰翼:“你一直……”她没问完,不问自然她也是知道的,他一直就安静的坐在这里地陪着她,并且轻轻地帮她摇晃着摇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