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其他小说 > 大佬每天想把老公变前夫 > 章节目录 第101章 101:被囚禁的宫大师
    “爷爷要来住?”沈彦沉皱眉,老爷子怎么没有跟他提起过。

    他居然没有提前收到风声。

    “是的,下午老爷子打电话来交待的。老爷子似乎是知道您和太太分房睡,有些不高兴。”管家说道。

    他才不会告诉沈彦沉,其实是他偷偷跟老爷子打的小报告呢!

    在有个小小少爷或是小小小姐的这件事情上,他们的意见是一样的。

    都希望沈彦沉和虞雪瑶能够早点儿生个可爱的小宝宝,如此他们这婚当然也就离不了了。

    那份离婚协议书虽然被他用碎纸机给毁了,可打印机在这离婚协议就还是能再打印一份出来的。

    他叹息:为了先生和太太的幸福和谐,长长久久的婚姻,他可不能坐视不理。

    “知道了!”沈彦沉皱了皱眉。

    老爷子过来住,那他就不能再跟虞雪瑶分房睡了,如此老爷子一定会起疑心。

    看来,他得找虞雪瑶聊聊。

    ——

    白老太太的寿宴,当天就上了热搜,而snow的两件绣品也爬上热搜榜前十。

    余心慈当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也是微微愣了一下,忙拿起手机看着网上的消息。

    当看到墨竹披帛和松鹤抹额时,她总觉得有些奇怪。

    但是这两件她都绣过,抹额也是前几天才寄给赵恒。

    因此,她并没有多想。

    余心慈的手机在此时突然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见是赵恒打来的,挑了挑眉。

    “赵总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余心慈看着网上对她的赞美,她就觉得心情极好。

    这几年她的绣品一直都很难出手,她知道自己刺绣的技艺不如虞雪瑶的。

    毕竟,虞雪瑶是宫锦绣的亲传徒弟,她当时不是没想拜宫锦绣为师,可那老不死的居然不愿意收她为徒。

    这是余心慈一直以来的一个心病,心里更是怨恨着宫锦绣。

    “snow,恭喜你啊!”赵恒出声便先道了喜。

    余心慈微微一愣,问道,“喜从何来?”

    “你的墨竹和松鹤火了,今天早上已经有很多贵妇打电话跟我约时间了,他们都想要你的绣品,你最近多绣点儿啊!估计店里的这些很快就会被售空。”赵恒忙说道,可以听出他语气里的欢喜。

    余心慈愣怔了一下,这心里多少还是觉得有些奇怪,对自己的刺绣水平,她其实还是有数的。

    可是,现在这么多人都想要她的绣品。

    果然,只要自己的作品让某个豪门贵妇喜欢,那么她的名声自然也会因此而火爆。

    “好的,我知道了!”余心慈应了一声。

    跟赵恒又说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余心慈满心欢喜,虽然是顶替了虞雪瑶的名,但如今这绣品是她的,只要她的绣品多出一些,到时候她再在公众面前出现,那么他们就会认定她是snow,这就跟虞雪瑶没有半点儿关系了。

    心中这般想着,余心慈就拿着车钥匙出了门。

    将车子驶进旧城区,车子在里面绕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在一个小院落外停了下来。

    余心慈四处看了看,在确定没有人跟着她之后,她这才推门进入。

    “小姐,您来了!”

    小院子里的保姆看到余心慈,忙上前。

    “那老太婆呢?”余心慈问道。

    “在屋内呢!”

    余心慈闻言,径直走了进去。

    屋内阴暗得很,连一盏的灯都没有。

    保姆见此,忙将房里用的手电拿了过来,这才稍稍将这个阴暗的房间,照亮了一点点。

    屋内的两扇窗户被封死,外面的光亮压根就照不进来。

    屋内的摆设很简单,一张简陋的小木床,一张吃饭用的木桌,桌子破旧,稍稍碰一下都是摇摇晃晃的;以及一张摆放在桌边的椅子。

    余心慈皱了皱眉,有些不满屋内的难闻气味。

    她捂住鼻子才走进去,手电筒的光线也照在了小床上的妇人身上。

    她看到余心慈时,厌恶地闭上双眼,似是再看一眼她就会吐出来一般。

    “你先出去。”

    待保姆出去后,余心慈的视线再次落在床上的妇人身上,她看上去似有六七十岁,似是久未见阳光,脸色也是苍白的吓人。

    细看才会发现,她的手被人用铁链锁着,稍稍动一下,就会发出咣咣当当的声音。

    “宫大师!”余心慈嘲讽地出声,“没想到之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宫锦绣大师,也有如此狼狈的一日。”

    床上的宫锦绣只是闭着眼装死,并不打算理会余心慈。

    余心慈把她关起来已有两年的时间,她一直都有自己的目的,这点宫锦绣的心里很清楚。

    但是,这个女人心术不正,宫锦绣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已经看出来了。

    “你不会还在等虞雪瑶来救你吧,你可别天真了,她是不会找到你的。你可能不知道吧,她恢复以前的记忆了,而且还嫁人了。可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起过你这个师傅,你过的真可悲啊!”余心慈冷讽道。

    “滚!”宫锦绣怒道。

    “噗!”余心慈讥讽了一声,“还这么傲?你现在就如同一只死狗一样躺在这里,双脚也动不了,如果不是你这双手还有用处,我当时肯定把你的手筯挑了。”

    余心慈恶毒至极。

    两年前,宫锦绣得知余心慈知道虞雪瑶的下落,她就来找余心慈打听。

    虞雪瑶是她最得意的门生,她三年多的时间内都联系不到虞雪瑶,这心里一直都没有办法安心。

    直至得知余心慈可能知道的时候,她终于看到了一点儿希望。

    只是没想到,她来找余心慈的时候,被余心慈直接给软禁了起来。

    她告诉她,虞雪瑶在这间屋子里,当时她抱着怀疑。

    她知道虞雪瑶的家境并不差,但有一点儿希望她都想试试,所以就跟着余心慈来了。

    进入小院余心慈就露出了她的真面目,让人将她扣住软禁了起来。

    其中,她逃出去过一次,却被余心慈安排在四周的保镖发现,她被抓了回来。

    余心慈就直接打断了她的腿,她的命虽然是保住了,可这双腿却也废了。

    “你知道我要什么,只要你老老实实把那些教给我,我自然也就会放你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