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其他小说 > 福运小娇娘 > 章节目录 第584章 哪里有千日防贼的?
    “表,表哥,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现在是有妇之夫,你要是在乎名声,就离我远点。若是你不在乎名声,但我在乎名声,所以你也要离我远点。”

    韩焱烯的耐心,快要没了。

    从一开始决定把秦昭雪接到将军府来养着的时候,韩焱烯就想过这样的问题。

    他答应过石拱,会照看秦昭雪的余生,但也仅仅是锦衣玉食,一生无忧。如此而已!

    “表哥,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难道忘了,姑母活着的时候,最想要的就是让我嫁……”

    “不要提她!”

    韩焱烯厉喝一声,打断了秦昭雪的话。

    他之所以愿意来祭拜秦氏,是因为那是他的生身之母,给了他生命,所以他应该来祭拜他,让她死后能享受香火。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能认同秦氏的所作所为!那让他觉得无比恶心。

    所以当秦昭雪拿秦氏说话的时候,就激起了韩焱烯心中最反感的地方。

    能给她好脸色就奇怪了。

    “表哥,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秦昭雪似乎是被吓到了,呜呜的在那哭。

    不过十八岁的姑娘,在那苍白着一张脸,呜咽不止,叫人心疼。

    想到石拱,韩焱烯心中的怒火也就都消散了。

    “罢了,你起来吧,我让人送你回将军府。以后没事,不要去温泉山庄打扰我。”

    韩焱烯是没有想到父亲会带着秦昭雪来,幸亏阿楚不在,要不然她该不开心了。

    所以得在阿楚回来之前,让秦昭雪回去。

    “表哥,我们是一起长大的表兄妹啊,你遭逢如此苦痛,我担心你,来看看你,都是错了?”

    秦昭雪泪水成串的落下,霎时可怜:“表哥是在担心侯爷的会不开心吗?我们是表兄妹,若是侯爷相信表哥,就不该怀疑表哥的。而且……”

    “女子以柔和为美德,侯爷定然不会如此善妒的。所以表哥你也不用……”

    “既然你口口声声说你们只是表兄妹,那你又为何在那恬不知耻的和韩焱烯要名分?一个想爬上我未婚夫床的贱人,还想要表姑娘的尊贵?你也不是很贪心啊你。”

    燕楚一再也听不下去了,从梅花树后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明晃晃的嘲讽。

    一个女人,怎么能自甘下贱到这个地步呢?

    有着石拱的承诺和情分在,只要她的要求不过分,韩焱烯都会满足她的。

    若是一般姑娘,肯定会找个好人家,让韩焱烯给她一份体面,就嫁了的。

    何必在将军府名声不好听的蹉跎呢?

    这样下去,消磨掉的,都是韩焱烯对石拱的愧疚罢了。

    “侯爷?”

    秦昭雪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燕楚一,显然十分吃惊。

    不过……

    燕楚一看着秦昭雪瑟缩的往韩焱烯身后躲避的动作,忍不住冷笑。

    白莲花果然是白莲花,还是升级版的,不如以前那般横冲直撞了啊。

    “表哥,你好好和侯爷解释啊,要有点耐心,不要冲动生气,好好说的话,侯爷定然会理解你的。”

    秦昭雪可怜兮兮的。

    “呵呵!”

    燕楚一心里供起一团火来,有些生气。

    只是刚想说什么,就听到身后她娘发话了。

    “秦姑娘这是看不到本王妃吗?嬷嬷!”广平王妃端着架子,一向温和的脸上也显得十分严肃。

    “是。”

    是广平王妃身后站出来一个嬷嬷,之间走到秦昭雪面前,面无表情的道:“秦姑娘,你无视广平王妃,这两个耳光,只是让你长点教训,有点脑子。”

    然后,撸起袖子,正反手就是两个耳刮子抽了上去。

    声音并不是很响亮,但是……

    “啊!好疼!”秦昭雪捂着脸,哀求的望着韩焱烯,只是还没等她表演完了,就听到嬷嬷严肃的再开口了:“秦姑娘是对王妃的惩罚,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没有没有……”

    “那就好。”

    秦昭雪哪里还敢说什么?

    不是说广平王妃一向合适吗?这特么叫和善吗?

    等着吧,等她抓到表哥的心了,我会折磨死你的女儿的!

    广平王妃淡淡的教训女儿:“有些时候,能动手,就不用说废话。有些人,你不给她一点教训,就永远不知道天高地厚的!”

    然后,又看着韩焱烯:“你把你的表妹接到将军府里住着,我不管。但是我女儿,不能和这样的人住在一起,明白吗?”

    “晚辈明白。”

    燕楚一吐吐舌头,心中大喊:母上霸气。

    然后就跑到韩焱烯身边,拉着他的胳膊,美滋滋的问:“你说咱们这是什么样的缘分啊,才分开半天一晚上,就能再遇上。”

    “是啊,我……”

    “啊!”

    秦昭雪忽然就晕倒了,摔在了地上。

    燕楚一厌烦极了,这还没完了是吗?

    “我来看看。”灵宵自告奋勇,上前把脉,片刻后说道,“她前段时间有些纵欲过度,掏空了身体,所以才会这样被打了两巴掌就晕过去了。”

    “什么?”

    大家惊呼出声。

    广平王妃立刻用眼神示意嬷嬷,几位嬷嬷立刻扩散开,看看周边有没有人。

    面对燕楚一质问的目光,韩焱烯也一头雾水:“我不清楚啊,你知道的。”

    是啊,这段时间韩焱烯都和自己在温泉山庄,不可能知道的。

    所以……

    “灵宵,你没有看错吗?”广平王妃也有些吃惊于灵宵言语上的大胆,居然这般胆大。

    一般的姑娘,哪里敢说这样直白的话?早就红了脸,讷讷不敢言语了。

    灵宵点点头:“这么简单的脉象,我看不错的。要不然你们给她找找别的大夫看,也是一样的。”

    “不行!”

    “不可以!”

    广平王妃和燕楚一同时拒绝。

    若是找了别的大夫,那这件事怕是就瞒不住了。

    “怎么这么恶心!”燕楚一看着趴在地上的秦昭雪,仿佛看着一坨屎,恶心的够呛。

    前段时间纵欲过度,那么也就只有在寺庙被关着时候的事情了……

    这个秦昭雪,可还真是不挑食啊,居然连和尚都不放过!

    可怕!

    “不行,必须让她从将军府搬出去,连和尚都放不过,那肯定会想办法爬上你的床的!”

    只有千日做贼的,哪里有千日防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