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都市小说 > 都市大进化时代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三章 大换人
    受田蒙力的牵连,公司的不少领导都出了事情,全公司的领导们对于凌山的调整非常上心,听说今天将开会宣布新的领导班子时,各一个公司的班子人员全都赶早到来。一些出差的人也赶了回来,凌山班子的调整是一件大事,能够最先知道情况,就占据了先机,这可是关系到每一个人的帽子的大事。

    由于通知的是班子都到到位,苏宁羽带着大坊公司的班子们也提前到达。

    本来苏宁羽还认为自己一行应该很早了,结果大出他意料之外的是,到达的领导已经很多。大礼堂前早已经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车。

    气氛有些沉闷,现在是公司里调整,紧连着的肯定是全公司的一次大洗牌,谁能够在以后的日子里获利,谁会倒霉,谁也说不清楚这事。

    凌山公司的大礼堂内早已布置得很是庄严,各公司和各部门的领导如履簿冰似的走进了大礼堂,以前开会时互相之间大声喧哗的情形没有了,认识的人都仅只是点了点头,在这样的时刻,大家感到能够低调的就一定要低调。当然了,还是有一些人知道了一些情况,知道了情况之后就更加失去了讲话吹牛谈天的兴趣。

    随着钱奕材和伍梭德满是笑意的陪着集青年公司副督办章乔刚和集青年公司组织部长吴永辉的走入,再看到那些紧随其后的新面孔,人们的头脑中都在嗡嗡直响,大家都是久在上位的人,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凌山要大换血了。老班子的人,除了双规的人之外,有几个人也没见了。

    主持会议的是钱奕材,人们从他的身上并不能看出什么样的表情。

    苏宁羽向钱奕材的气运看去,只见钱奕材的字气比起以前弱了许多,已经达不到公司督办的层次,心就已经明白了,钱奕材看来也是要动了。想到钱奕材要动时,苏宁羽也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今天召开这次会议是宣布集青年公司的任命决定,不论如何调整,希望大家都能够正确认识,下面请集青年公司组织部吴永辉部长宣布集青年公司的班子调整决定。”

    钱奕材的话很短,苏宁羽还是能够从中听出一种失落感。

    吴永辉戴上眼镜,看着手中的一份文件道:“经集青年公司研究决定,对凌山公司领导班子进行调整。”

    听到要宣布调整决定,大礼堂中更加静寂,不时传来实在压抑不住的轻咳声。

    看了看台下,吴永辉接着道:“任命杜守如为凌山公司督办……”

    听到杜守如为凌山公司督办,苏宁羽向台上的杜守如看了过去,他刚才就在奇怪老同学杜守如怎么来了,没想到新的督办竟然是他!

    杜守如是苏宁羽在集青年公司青干班时的宁路公司监察督办,并且两人还是同宿舍之人,听到他是督办,苏宁羽提着的心算是落了下来,怕的就是来了一个跟自己不对路的人。

    “原凌山公司督办钱奕材干部另有任用,不再担任凌山公司督办,任命张松干部为凌山公司班子、副督办、代经理,原经理伍梭德干部不再担任凌山公司经理,另有任用……”

    会场中的秩序有些乱了,凌山公司的一二把手都已换掉,大家的心中真的是各种感觉都有,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关系网必然会因这事而瓦解,以后又要花大力气重新建立关系网了!

    苏宁羽感到很是好笑,张松同样跟自己是集青年公司青干班的同学,当时是福民公司的副经理,没想到他跑来这里当经理了。

    看着台上坐着的这两个同学,苏宁羽越想越头痛,希望这两人不要有争权之事才好,都是同学,随之一想,这事根本就不可能,什么时候党政一二把手统一过!

    随后的宣布中,除了副督办仍然是刘建、常务副经理仍然是潘进贻、统战部长仍然是孔相友之外,其他的班子成员全都是新面孔。

    会场中的气氛更显沉闷,听着一个个的名字念出,大家的心情真的是百般滋味。

    在大家原来的想法中,调整也就是把双规的人换一下就行了,没想到的是集青年公司面有那么大的动作,竟然差不多让凌山班子全军覆没。

    政法委督办叫褚国军,原来是集青年公司公安厅法规处长;监察督办童乾仁是集青年公司马委调来的;组织部长李书雨,是一个女干部,四十多岁,原来是天河公司组织部副部长;宣传部长黄庆喜,原来是集青年公司宣传部办公室主任;公司秘书长隋瑜,原来是副总经理秦汉阳的秘书;副经理田江红也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从明林公司调入。

    看着台上坐着的这些人,大家的心中都有一股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大换班啊!

    吴永辉很快就宣布完毕。

    看到吴永辉宣布完毕,大礼堂中的气氛终于不再那么沉闷。每一个人都在消化着这些内容,寻找着可以搭上的线。

    钱奕材的表情仍然没有什么变化,看了看礼堂中的人说道:“下面请集青年公司副督办章督办讲话。”

    章乔刚严肃地看了看台下之人,那眼神如一把利剑般刺进了每一个人的眼里,不少人顶不住他的目光,把头都埋了下去。

    “我要讲的就三个意思,第一,这次对凌山班子的调整是集青年公司的集体决定,一定要服从组织决定,要紧紧青年结在公司公司周围把工作开展好,干部们,凌山公司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就不在这里讲了,教训深刻,足以为戒!新的干部到了凌山以后,希望干部们要支持他们的工作,对于那些工作不力之人,该批评的要批评,该摘帽子的要摘帽子……第二,凌山公司的广大干部还是具有战斗力的,集青年公司相信大家能够把凌山的各方面工作搞上去,虽然田蒙力的事情在凌山公司影响了我们公司的形象,但是,相信通过你们的努力,这种不利形象会在短期内化解……第三,我提几点希望吧,希望贯公司的广大干部要努力适应新形势的需要,转变观念,确保稳定和发展两不误;检查不足,提升工作水平,提升自要修养,增强发展后劲,借大通道建设之机,把凌山的各方面工作发展上去;转变理念,促进转变,提高公共管理和社会服务的能力和水平。加快公司职能转变,建设责任公司、法制公司、服务公司和廉洁公司,在这个方面,你们的大坊公司是做出了成绩的,要把好的经验进行推广……”

    章乔刚的话基本上都是一些套话,但是,大家还是从中听出了一点东西,章乔刚对大坊公司的工作是充分肯定的。

    紧接着是新的领导们进行表态。

    会议结束之后,从各地到来的领导们的神情都显得很是复杂,新面孔太多,也不知道他们下一步会如何进行调整。

    苏宁羽刚走出大礼堂,就见一个年轻人走过来道:“苏督办,集青年公司章督办请你去一下。”

    本来对于苏宁羽没能成为公司里领导之事还有些疑惑的大坊公司领导们的眼睛一亮,没想到一荼会就有集青年公司副督办要见苏宁羽。

    苏宁羽紧随那年轻人走入到了一间会议室当中。

    会议室内只有章乔刚坐在那里。

    指了指椅子,章乔刚说道:“坐吧,大坊公司的土地流转工作还需要你的努力,这次田蒙力的事情从大坊公司引发,出现了那么多的违规违纪人员,你们大坊公司下一步一定要在廉政建设上多下功夫。”

    原来是这样!苏宁羽算是明白了自己无法进步的原因所在,第一就是田蒙力的事情大坊分公司也脱不了责任,没有处理自己就算不错了,想进步当然不可能,第二就是大坊公司是土地流转的试点公司,一切都是由自己操作的,集青年公司也希望自己能够搞出一些经验。

    “请章督办放心,我明白问题之后就会全力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工作,大坊公司的各项工作也会认真加强,决不辜负章督办的期望。”

    看到苏宁羽已经明白,章乔刚点了点头道:“希望你能够做出成绩来。”

    章乔刚这样做的目的苏宁羽是知道的,他是给项南的面子了。

    章乔刚又询问了一些大坊公司的情况之后说道:“我相信你能够取得更好的成绩。”

    从章乔刚那里出来,苏宁羽的心里亮了许多,章乔刚本来可是不这样做,但他却把自己单独叫了过去,就是一种姿态,在人们面前表明了对自己的支持之意,虽然不能更进一步,但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补偿。

    想了一下,苏宁羽还是拨通了吴永辉的电话。

    “吴叔,你现在有没有空,我来跟你汇报一下工作?”

    吴永辉哈哈一笑道:“这次就不见了,我会在电话中同你说的,这次不要灰心,做好了工作,机会很多。”

    估计吴永辉旁边也没有什么人在,他说得很直接。

    “谢谢吴叔。”苏宁羽说道。

    “事情是从大坊公司发生的,你们一定要吸取教训。”吴永辉还是点了一句。

    “我明白了,回去之后会在这方面加以重视。”苏宁羽说道。

    随后的时间里,苏宁羽算是知道了这次凌山发生的情况,田蒙力的事情牵扯很广,许多人都被他拉下马来,除了知道的双规之人外,还有不少虽然在位,但也被调整的人,这种情况的还是占了多数,毕竟动了那些人之后,从他们身上拉出来的会更多,经过一些平衡之后,只是把那些人调整了一下工作而已。

    据苏宁羽所知,张松和杜守如都不算是冯日铧的人,应该是其他的集青年公司领导获得了好处,当然了,他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有什么样的后台。

    在对钱奕材和伍梭德的事情上就显得不同,虽然两人都是另有任用,其实任用的区别就大了,钱奕材是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本身并没有什么事情,这次是调到集青年公司建设厅去任厅长,而伍梭德却是调集青年公司交通厅去任了一个处长,这是降了,因为伍梭德多少还是受到了田蒙力的牵连,好在冯日铧说了话,他算是逃过了一劫。

    至于蒯富权,这次只是调到另外一个公司去任班子、副经理,这事搞得蒯富权对苏宁羽很是感激,他知道这事情应该是苏宁羽上面的关系暗中帮了一帮,并没有拿他怎么样。

    大家更是知道了苏宁羽没能升上去的原因,田蒙力出事的地点就是大坊公司,作为分公司督办,手下的两个副经理,几个原来的局级领导被双规,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不仅没有事情,还保住了分公司督办的位子,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苏宁羽的背后有着一些关系,还很强。

    当然了,这种结果也是苏宁羽事前没有想到的,在他原来的想法当中,从自己的公司里拉出了田蒙力,是除了一恶,应该算政绩,结果却不仅没捞到政绩,反而成了别人攻击自己的一个武器,他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了,对于政治上的斗争也有了深刻的认识。

    苏宁羽回到大坊公司之后就开始埋头抓工作,他暂时也不太好去联系两个新任一二把手的领导。

    就在苏宁羽为应该不应该与两个同学联系时,张松的电话却打了过来。

    “宁羽啊,怎么的,老哥到了凌山也没见你招待一下。”

    张松的话透着很亲热的意思。

    苏宁羽忙说道:“张经理刚到凌山,肯定有很多事情,我怎么好影响你的工作。”

    张松不高兴道:“怎么搞的,我们两个的关系还这样称呼,是不是不拿我当哥?”

    苏宁羽只好说道:“那好,背后我还是称你张哥,但有人的时候我们还是按规矩称呼。”

    对于苏宁羽的话很是满意,张松高兴道:“怎么样,今天到公司里来一下,我们哥俩聚上一聚?”

    虽说是带有询问的口气,但那意思很明白,就是要与苏宁羽交好。

    苏宁羽说道:“张哥相邀,兄弟的一定到达。”苏宁羽不可能不去,不谈同学关系,就说张松作为经理叫自己去见他,自己也应该立即前往才对。

    能够与张松有一个好的交往,苏宁羽还是高兴的。

    苏宁羽接完电话就驱车往公司里赶去,现在他对于能够尽快与公司领导拉上关系也感到了急切。

    张松其实也对与苏宁羽的会面很重视,他是见过苏宁羽背后实力的人,作为石云平的最好朋友,他没少从石云平那里听到苏宁羽的背景情况,虽然他也有一些背景,并且也不差,同时,苏宁羽在大坊公司是一公司督办,自己到了凌山之后,借重苏宁羽的还多,特别是他不希望苏宁羽背后的那些关系网被其他人所用。

    张松初到凌山,对于这里的情况真是摸不到头绪,有一个同学为自己讲解一下也很不错。

    苏宁羽的车子正开着,他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接通之后,就听新任公司督办杜守如说道:“宁羽,在哪里呢?”

    看到是杜守如的电话,苏宁羽急忙说道:“啊,是杜督办啊,今天张经理说是约我这同学聚一聚,我正在往公司里赶来。”

    苏宁羽还是多了一个心眼,表示是张松说同学相聚才到公司里的。

    “哈哈,老张到先把你约了,这样吧,明天我们也聚上一聚。”杜守如笑道。

    答应了之后,苏宁羽感到自己的头上开始冒汗了,从这事里面他算是听出了一些东西,今天的同学相聚并没有叫杜守如参加,也就是说,张松和杜守如之间已经开始出现了一种微妙的变化,也许两人已经在暗中争夺了。

    自己难道又要面临一下站队的问题?

    苏宁羽一想到这里就有些头大。

    张松的秘书是他从福民公司带来的,叫高卫军,是一个很精明的年轻人,见到苏宁羽到来,忙走上前道:“苏督办吧?”

    苏宁羽的秘书郝锐斌说道:“这是我们大坊公司的苏督办。”

    确认了苏宁羽正是经理请的人,高卫军的脸上满是笑意道:“苏督办,经理等你一会了。”

    听到张松已经到来,并且等了一会,苏宁羽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来晚了!”

    在高卫军的引导下,苏宁羽进了一个包间,看到张松正坐在那里沉思着什么,急忙说道:“张哥,不好意思,来晚了!”

    听到苏宁羽的声音,张松忙站起来握住苏宁羽的手道:“老弟能来就好,那么远的路赶得急吧。”

    苏宁羽说道:“是跑得有些急。”

    张松哈哈大笑了起来。

    “快坐下说话。”拉着苏宁羽坐了下来,他在苏宁羽面前竟然没有摆出一幅领导珠架势,搞得苏宁羽的心中很是高兴。

    “老弟啊,你老哥现在到了凌山可是两眼的莫黑,今天请你来是想请你帮我说道说道这凌山的情况。”张松直接把来意说了出来。

    看到张松纯粹就是摆出一幅同学之间交流的样子进行询问,苏宁羽对张松的厉害也算见识了,他刚来凌山,的确需要的就是第一手的凌山职场资料,如果摆出一幅官架子,也许就无法从苏宁羽这里得到什么内容,并且还把苏宁羽向外推了出去,现在这样的态度一出来,明显就是告诉苏宁羽,我可是拿你当兄弟看待的,你不帮我可不行。

    “张哥既然这样说了,你需要了解些什么,只要我知道的,我就讲给你听。”苏宁羽只好说道。

    两人很快就一问一答起来,应该说张松对于凌山的情况还是知道了一些,这几天以来,他应该是在了解情况上下了一些功夫。

    “宁羽啊,老哥现在是孤身到凌山,你可要多帮我出出主意才对。”张松抬起杯子与苏宁羽对饮了一口之后说道。

    苏宁羽试探性说道:“老哥说那里去了,你怎么是孤身呢,新督办可是老杜啊,你们两个联手之下,还有什么事搞不定。”

    听到苏宁羽这样说话,张松哈哈一笑道:“不错不错,不过,咱哥俩可是要亲一些的,你可要多帮我才是。”

    苏宁羽进一步知道了张松与杜守如的问题,心中暗自担心起来,以后自己的站队真的难站,都是同学,都与自己不错,看起来他们还都需要自己,这可如何是好!

    “你现在可是我的领导啊,只要你命令一声,我敢不听吗?”苏宁羽说道。

    看了苏宁羽一眼,张松笑道:“来之前,老石、老阮、老郭几个还在一起吃过饭的,他们都说了,有你在凌山,我的工作会好开展许多,到时我把他们也请下来聚聚。”

    把几个同学都抬了出来了!苏宁羽假装没明白他的意思道:“太好了,我们大坊公司的招商工作正在展开,也许他们还能来帮我们一下。”

    说到大坊公司,这事还真引起了张松的重视,暂时也没追苏宁羽表态,问道:“大坊公司是全集青年公司的土地流转试点公司,这事我在来之前集青年公司领导在谈话中也要求我们重视,不知道到底试点得怎么样了?”

    苏宁羽道:“要不,你哪天去亲自看看?”

    张松道:“看是肯定要去看的,但是,现在贯公司工作刚接手,手头万绪的,看来还要过一阵才行,你大体先讲一下。”

    苏宁羽答应一声之后就开始详细的把大坊公司的土地流转、机构改革、招商引资及农民脱贫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了苏宁羽的介绍之后,张松感叹道:“早就听说大坊的农民快摆脱贫困了,现在听了你的介绍之后才知道你们的工作做得很细、很扎实,这事是集青年公司的面子事情,千万不能搞砸了。”

    苏宁羽说道:“还需要张哥到时候多多指导。”

    酒越喝越多,张松的酒意已经很浓,苏宁羽却根本没有任何的酒意,看着张松的样子,他感到很是为难,自己到底该怎么站队才好,想到明天杜守如相聚的邀请时,苏宁羽的头都有些痛了,如果来的督办是另外一个人,有张松这样的热情,自己肯定会投向张松,现在的情况却不同了,一二把手都是与自己相处较好之人,自己应该怎么办?

    看着张松一摇一晃的在秘书扶着之下上了车子,苏宁羽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郝锐斌道:“找一家宾馆先住下,明天还有一台酒要喝。”

    今天竟然看到苏宁羽与新来的经理如此热情喝酒,郝锐斌的震惊可是不小,自从公司里的新领导来了之后,就看到苏宁羽根本不往公司里去跑,他有时都想提醒苏宁羽一下,让他去与新来的领导加强一下沟通,本来他以为钱奕材走了之后,苏宁羽暂时在这凌山就没有什么强的后台了,没想到他与新来的经理比跟钱奕材还要亲密,这也太出人意料了!

    明天还有一台酒要喝,也不知是跟谁去喝这酒,假如再有一个班子支持,加上原来的刘建、潘进贻的支持,苏宁羽最少就有四个班子支持,在这公司里面同样会有不小的后台,郝锐斌对于跟着苏宁羽很有前途的想法再次得到了加强。

    住进宾馆,苏宁羽洗了一个热水澡,靠在床上认真想着自己的一下步路子。

    还是询问一下项南吧!

    对于这样的事情,苏宁羽感到自己处理起来有些难度,明天如果杜守如也逼自己表态怎么办?

    拨通了项南的电话,估计项南正在应酬着,项南先是挂通了通话,过了一会之后,项南把电话打了过来,问道:“宁羽,有什么事?”

    苏宁羽说道:“爸,有一件为难的事情,我拿不定主意,想请教你一下。”

    项南笑道:“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说一下我听听。”

    苏宁羽立即就把杜守如和张松的情况都说了一下。

    听了苏宁羽这样一说,项南笑道:“还真没有想到调去的一二把手跟你都有这样的关系,这是好事,有时候并不需要站队。”

    说话一出,苏宁羽就有些不明白了,问道:“不站队,我怎么办?”

    项南说道:“这两个人我都了解一些,杜守如的后台应该是集青年公司监察督办梁明喜,梁明喜凭个人的实力到了集青年公司监察督办这个位子上,他的能力不错,但也就到此为止,张松应该是靠副总经理白汉松起来的,老白家连项家都不如。”

    项南把这话一说,苏宁羽算是明白项南的意思了,这两股势力应该是平衡之后的产物,现在自己的岳父并没倒,逐渐有重新起来之势,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就算是杜守如和张松都应该不敢太过把自己怎么样,在他们之间做一个中立者是有条件的。

    “明白没有,你暂时不必站队,尽可能的支持那两人的工作,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在大坊公司出成绩,只要出了成绩,他们也挡不住你的发展。”

    项南的指导就很有强势了,苏宁羽现在终于把心放了下来。

    躺在床上分析了杜守如和张松的情况,苏宁羽现在反到为他们两人担了心事,这次新班子较多,如果他们两人再不联手的话,也不知道他们能够收拢住几个班子。

    看来凌山公司的情况非常复杂了,也许再也找不到那种一家独大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