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其他小说 > 网游之我的世界 > 章节目录 第96章 神驹不与劣马同槽而食
    毛天成从动手到收招,不过用了短短数秒,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大满贯手下的马仔们来不及反应。

    当看到一名同伴被一拳打成数据飘散,老大瘫倒在地,这才集体冲了上来。

    “md!兄弟们,杀出去!”

    一名甲士玩家准备发起冲锋,但却发现,拦在他们面前的,只有季晓东一人。

    刀柄与刀刃一样长的朴刀收在鞘中,季晓东做出拔刀术的准备动作,样子有点不协调。

    “兄弟们冲!拿把大朴刀玩拔刀术,这人绝不是高手!”

    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这几十名玩家开始一窝蜂朝着季晓东的方向冲去。

    “嘿嘿嘿,我就喜欢看你们一副没见识的样子……”

    幽幽的声音,缓缓飘来,季晓东一抖刀鞘,下一秒刀光以至。

    “拔刀·断头台!”

    高速的刀锋呈现青色光效,以极快的速度,斩过打头的那名甲士玩家。

    他的身体还在奔跑,首级却留在了原地,滚落到后面的队友面前。

    瞬间,嘈杂消散,全场寂静。

    季晓东缓缓站直身体,又懒洋洋地用朴刀撑着地面,说道:“来都来了,把头留给我吧,咋样,我保证不痛。”

    明明是个痞帅的笑容,却像是寒冬腊月中的风,直钻骨髓的冷。

    来不及细细品味其中的恐怖,毛天成已杀入人群,简单的横肘直拳,每一击却都带着极度强大,无可匹敌的力量。

    血色雄狮在他身上不停浮现,每一拳都能引发狮吼音效,摄人心魂。

    季晓东扭动脖子,发出清脆的咯咯声,身形一晃,一道冷青色的光影将战场一分为二。

    大满贯就这么瘫坐着,满脸惶恐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他没有说一句话,甚至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他无法理解,同为中级职称的战斗玩家,如果是自己,绝对没有这样的战斗力。

    即便是当初,被张大炮虐杀,也没有这样的震撼体验。

    而他没有察觉到的是,在中级战斗职称开启之后,玩家们的素养会根据各自的领悟能力、实际操作、细节掌控等综合因素而拉开差距。

    能够察觉到的玩家自然会针对性强化,克服自己的弱点,逐渐成长为同期中的高手玩家。

    而固步自封或不愿面对现实者,只能被淘汰,大满贯恰好是其中一员。

    这时有三人从演武堂外走来,最前面一名青年,便是刚才出言制止毛天成之人。

    男子锦衣华服,头戴玉冠,面容温雅,贵不可言。

    身旁两人一胖一瘦,满脸嬉笑,相互之间,打打闹闹,看向瘫软的大满贯,尽是不屑。

    华服男子便是马氏集团最大的股东,马浩文,也是海口城,津门神马的大当家。

    马浩文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地上的大满贯一眼,自顾自从他身边经过,坐在演武堂中,观赏毛天成与季晓东的屠杀盛宴。

    身旁两人有些跃跃欲试,张新诚笑嘻嘻开口说道:“两位哥哥还是别出手了,二哥交代了,这是九姓家事,我们不方便插手。”

    “介不是见外了嘛,小刚也是咱们兄弟不是?”

    “我也是这样说的,不过二哥这脾气,你们都懂……”张新诚无奈摊开手。

    片刻之后,两人带着浑身血气,杀气腾腾回来。

    从始至终,负手跨立的弟兄们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依旧如同标枪一样,站立在道路两旁。

    季晓东将朴刀往地上一丢,指着大满贯骂骂咧咧说道:“套你猴子的!刀都砍卷口了,你得赔我,知道不!”

    毛天成深呼气几大口,慢慢调整暴躁的情绪,逐渐收敛暴戾的笑容。

    他仰天大吼一声:“痛快!”

    “我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世界了……”

    大满贯所见到的那种血色阴影,属于毛天成的专属特技,也是一种天生的缺陷。

    《世界ol》是承载人类灵魂的世界,它能够完美还原一个人的真实样貌,包括内在。

    而这里的技能机制,是结合各种因素之后,最终呈现作用的一种现象。

    天生患有躁症的毛天成,从小性格暴虐,戾气十足,动起手来往往都是下死手,这让家中长辈操碎了心,好在长大之后,在家人与兄弟的陪伴下,毛天成逐渐学会了控制。

    这才导致了他,静时温文尔雅,动时狂暴如雷的两极差异。

    而在《世界ol》的技能具现化下,毛天成的这种缺陷反倒成了一种先天的优势,系统命名为——势。

    在他特殊的势下,被笼罩者,如同坠入地狱,无法动弹,在系统的判定中,叫做压制。

    毛天成走到大满贯面前,居高临下说道:“回去告诉江淮,华夏九姓,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片面与简单。”

    “还有,既然跟我们下一任领军人开战了,那么就让他准备好,接受来自九姓的压力吧。”

    说完便转身离开,季晓东刚要跟上,突然扭过头恶狠狠说道:“记得赔钱,不然见你一次,砍你一次!”

    大满贯面无表情,惶恐变成了呆滞,这惹得马浩文突然发笑,忍不住走上前拍拍他的脸。

    “喂,介是吓傻了吗,还能带话不?”

    大满贯麻木的点了点头,嘴巴依旧是微张着。

    “帮我给江老板带句话,记好了,错了一个字,我要你好看!”马浩文眯着眼,语气恶劣地威胁着。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大满贯咽了口口水,用力点头,表示明白。

    马浩文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说道:“神驹不与劣马同槽而食,请自重!”

    满是嘲讽的一句话,大满贯浑身冒汗,他不敢想象,自己当着江淮的面说出这句话,是否还能全须全尾的回家。

    “弟弟,送他一程……”马浩文拂袖而去。

    张新诚又是一脸嬉笑,凑到大满贯跟前,也不怕对方气死,说道:“你看,小爷我办事靠谱不,你想见的人,都见着了,介钱没白花!”

    将大满贯从地上扶起来,轻轻拍着他的肩膀,摆出一副我是好人的嘴脸,送他走出津门神马的公会大门。

    “嘭!”大门紧闭,大满贯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来的,直到被关门的声音惊吓到,过了好一会儿,这才跪坐于门口,嚎啕起来。

    这一天的打击真的让他彻底丧失了斗志,瞳孔开始涣散,他缓缓起身,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消失在茂密的树林中。

    他决定了,从此以后,老老实实做一个生活玩家,再也不参合进这些豪族纷争中了。

    类似的场景,同样在其他主城上演,外交队伍的领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心灵打击。

    当晚,就在现实世界中,江淮便得到了这些领队带回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