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女婿 > 章节目录 第446章 救命恩人
    对于李玉霞的谩骂,孙慧当然不会听之任之,还以更加难听的话,“*说话不算话,还是不是个人!你让大家评评理,咱们俩到底谁说的有道理!”

    听到有钱可以平分,赵玉兰连忙帮腔道,“大嫂啊,我说句不该说的话,其实你之前答应的好好的,要是现在赖的话,可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谁赖了!谁赖了!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听到李玉霞朝着自己母亲发火,赵月茹也看不下去去了,立刻加入到了群吵之中。

    一瞬间,李玉霞成为了众矢之的,同时被三个女人指着鼻子骂。

    看到面前这糟心的一幕,赵老太太终于看不下去了,直接拿起桌上的茶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都给我闭嘴!”

    听到这一声怒吼,几个女人顿时收住了声音。

    “我还没有死呢,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赵老太太气得浑身发抖。

    已经达到了目的孙慧,很有眼色地站到了赵老太太的身边,连忙解释道,“妈!其实我也不是惦记那500万,只是觉得做事情总得有个规矩吧,如果以后谁都可以说话不算话,那谁还会把您放在眼里呢?您说是不是?”

    李玉霞和与孙慧相比相差的一点,就是她并没有孙慧圆滑和能说,听到孙慧的这句话,赵老太太顿时很为难,如果让李玉霞和赵玉刚把这500万拿走,那自己在赵家的权威将自然而受到影响。

    只见她面色凝重,朝着李玉霞道,“孙慧说的对,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500万既然之前你已经许出来了,那就要输得起!”

    “妈!你怎么能这么偏心!那可是我的血汗钱啊!”李玉霞情绪激动的反驳道。

    “我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如果你不同意的话,从今以后你们俩和赵梓菲那个畜生一样,永远离开赵家!”

    听到赵老太太说出这句话,李玉霞心里咯噔一下,虽然500万是自己的全部积蓄,但是与赵老太太手中的财产相比,这只能算个零头,如果被赶出赵家了,那自己的500万是保住了,但赵家的财产也理所应当跟自己没有了关系。

    思来想去,李玉霞还是决定舍车保帅,一脸怨恨的表情,“妈,你说了算,我和玉刚都听你的!”

    听到李玉霞吐了口,孙慧连忙说道,“妈,那我们什么时候分钱啊?”

    “分钱?你想得也太美了吧?这钱我之前就说过,即使他们输了,也是当做和龙氏集团合作的资金,谁也不能动!”

    听到赵老太太死死的把500万攥在自己手里,孙慧气的直跺脚,而原本抱有希望的赵玉兰母女顿时一脸的失望,看来刚刚的那一场架是白吵了。

    而对于李玉霞来说,她宁愿希望看到钱在赵老太太手里。

    “妈,能不能求你收留我和玉刚一下,现在我们俩已经没有地方住了,要是你再不收留我们的话,恐怕我们就要睡大街了!”

    李玉霞第一次抛下面子哀求道。

    虽然对于这件事很气愤,但赵玉刚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就算不看李玉霞的面子,也要看他的面子,赵老太太只得默许了下来。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杜一鸣终于渐渐地醒来,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在一个装修别致的屋里,而自己躺在了一张无比柔软的床上,上衣已被去掉,在自己的腰上被裹上了一层纱布,隐隐约约地还能看到血渍干了之后的痕迹。

    他突然警惕了起来,明明自己是在废车场里,为什么一下子出现在了这里,这里到底是哪里?而这其中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他刚准备下床,只觉得腰部一阵刺痛,只见纱布渐渐地伸出血迹来。

    “别动,再动一下,你伤口处的线就会炸开!”突然,从房间的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杜一鸣抬头望去,只见路平正神情严肃地站在门口,身穿一身老头衫,显得格外居家,这身打扮让杜一鸣很是意外,在他的印象里,路平从来没有打扮的这么居家过。

    “怎么是你!?”

    看到路平的出现,杜一鸣下意识地表现出反感。

    “哼!怎么是我?要不是我,你昨天早都血流干了,死在废车场了!”

    “狗屁!你这么说以为我会相信你吗?”杜一鸣语气强硬道。

    听到杜一鸣这么说,路平脸上的表情更加严肃了。

    “算你小子命大,要是再差2厘米,到就刺破了你的脾,要是真那样就算是华佗在世也保不了你!”

    听到路平这么说,杜一鸣隐隐约约地觉得自己似乎疼痛的位置就是脾所在的地方,难道真的是他昨天晚上救了自己。

    即使有这种可能性,杜一鸣也不会选择承认路平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阿福他人呢!?”杜一鸣质问道。

    “哼!人我已经帮你处理掉了,包括那几个外国兵人,你放心,警察不会查到你身上的!”

    听到路平这么说,杜一鸣很是无语,他真正关心的并不是这一点。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那个叫刘兰花的女人我已经找到了!”

    听到路平这么说,杜一鸣很是激动,连忙从床上跳了下来,与此同时,只感觉腰部一阵强烈的刺痛,而血迹已经渗透了纱布,一定是刚刚自己的动作太猛了,导致血流加速。

    看到杜一鸣这个样子,路平气愤的摇摇头,“你太让我失望了!”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

    “一个保姆竟然值得你孤身犯险,你要是出了事,天家该怎么办?!”

    路平几近批评的语气让杜一鸣很是不爽,在他看来,路平考虑的只是自己,如果自己真的出了事情,他又怎么去和周韵交差呢?

    然而让杜一鸣真正恼火的是路平对于刘兰花的态度。

    “一个保姆?在你眼里她什么都不是,但是在我眼里,你和她比什么都不是!”

    听到杜一鸣这么说,路平心里很是难受,因为之前的误会导致杜一鸣对自己误解更深了,毕竟十几年的师徒感情是真的,现在竟然变得如此一文不值。

    “说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