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赘婿 > 章节目录 1158:灵力守护神
    “混沌伊始,灵气磅礴,自凝而成人形,乃人之根本。有灵纯者,有污浊者,有灵污结合者,三者分别为仙、人、魔……”

    这画面里的字很多很多,从天地形成之时开始介绍,一直到人、仙、魔三者的发展和壮大等等,太多太多了。

    大致意思是说,最初的仙和魔,都是自主形成的。

    由灵气凝结而成的,就成了仙,由污浊之气凝结而成的,就成了魔。

    但随着人类的壮大,地球上的灵气越来越稀薄越来越稀少,那些先天的仙们,没有足够的灵气可以维持他们的仙体,渐渐的都陨落了。

    反倒是魔族,随着人类排放的污浊之气越来越多,他们的人数,却在不断地壮大。

    但,魔族乃是邪恶之族,是会破坏整个天地平衡的,而人类又无法与魔族抗衡,这个时候,天地就会爆发出一次灵气,从人类中产生出一些具有潜质的修仙者,给他们机会,让他们修炼成仙。

    这些人,是天地钦点出来的,是维持天地平衡的人,只有他们修炼成仙了,才能将仙族壮大,和魔族抗衡。

    而庞飞,就是这类人中的一份子。

    至于眼前的这个庞然大物,它乃是灵力守护神,也就是在三界的平衡被打破之时,才会出现的一种超远古的神物。

    它比龙更古老更有地位,可以说,它是和日月天地同寿的。

    而此次灵力守护神的出现,就是来告诉这些被天地自然挑选出来的具有修仙潜质的人,魔族日益壮大,已经威胁到了仙族和人类,他们必须抓紧时间修炼,来和魔族对抗了。

    看完那石块上的东西,庞飞只觉得心情沉甸甸的。

    当你身在那片鸿蒙之中,当你看着一幅幅三界的发展、以及互相残杀等等那些惨不忍睹的画面时,你的内心,是无比震撼和痛心的。

    那种痛,不是语言能描述出来的浅层次的痛,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痛,是一种大痛。

    为事件万物的神奇而痛,为时间的长河演变出来那许多的怪物而痛,为人类不断地发展,自以为进步,但却是制造出许多的魔族人而痛……

    庞飞本就是军人出身,心怀保家卫国的雄心壮志,看着这一幅幅如人间炼狱般的画面,他内心中的大义,又再次被呼唤出来了。

    久久久久,庞飞不能从震撼中回过神来,思绪好像被定在了那片鸿蒙的意识中一样。

    碎片自动愈合起来,最后,又拼凑成了那块黑乎乎的石头的样子。

    那守护灵尾巴一甩,黑色的石块,便又掉入潭水之中。

    紧接着,便见它呼啸一声,身子直直地落入潭水中。

    “喂……”

    庞飞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却见那家伙已经头也不回地进了水潭,紧接着,这山间氤氲缭绕的磅礴灵气,也跟着消失不见。

    一切,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山林还是那个山林,山谷还是那个山谷。

    一切的一切,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可是,那些字那些画面,却像是定在了庞飞的脑海中一样,怎么都挥之不去。

    庞飞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来,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幕。

    守护灵的出现,是因为魔族的太过壮大,威胁到了人类和仙族,所以它来通知这些被日月天地挑选出来的具有修仙天赋的人,给与他们修炼的机会,让他们日后可以保护人类和仙族的平安。

    也就是说,他的肩上,一下子就扛着整个人类的命运的重担?

    这一切来的太过突然太过意外了,庞飞总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守护灵是真的出现过吗?

    那些事情,是真的发生过吗?

    如果都是真的,守护灵为什么不帮他直接把灵力打开,让他直接可以修炼?

    他是体内自带灵气,但他现在根本不知道修仙之路该怎么走,难道,要他自己去摸索?

    要是这样的话,那也太特么的坑爹了。

    “家主?家主……”岐峰等人的声音从峡谷上面传下来,将庞飞惴惴不安的思绪打断。

    没过多久,岐峰就抓着一根树藤从上面滑了下来。

    看到庞飞,他连忙跑了过来,“家主,家主你没事吧?”

    “没事。”庞飞有气无力地说。

    这种有气无力,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理上的。

    他是日月天地从数十亿人中挑选出来的人,是肩上扛着重大责任的人,是承担着地球上数十亿乃至仙界数亿年来重担的人……

    上天给了他这么大的责任和重担,可却并没有告诉他该怎么去做,而是让他自己去琢磨去研究。

    这个责任,还真的是很重大很重大啊,这个担子,还真的是很沉重很沉重啊!

    庞飞就是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像突然间就不是自己了?

    越来越多的人从上面下来,有岐峰、有莫轩、还有彦小焱。

    众人无不在关心庞飞,但见庞飞平安无事之后,众人也总算能舒一口气了。

    “家主,我们先带你上去吧。”

    “嗯。”

    从峡谷中上来,众人说是要四处找找那怪物的身影,被庞飞拦住了。

    “回吧。”

    庞飞说完,径直转身离去。

    回到别墅的庞飞一个人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也不说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把安瑶急的不行。

    “岐峰,家主他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见到那个怪物了吗?发生了什么事啊,为什么家主一回来就这个样子,一句话也不说,真是急死人了。”

    岐峰如实地将事情的经过跟安瑶说了一遍,“主母,事情的经过就是这个样子,家主被那家伙带走之后的事情,我们就不得而知了,等我们找到家主的时候,那东西就已经不见了,只剩下家主一个人在谷底。”

    “我也曾问过家主到底怎么回事,但家主也是什么都没说。”

    安瑶听的稀里糊涂,却又心惊胆寒的。

    庞飞被那个庞然大物抓走过?

    他被抓走之后,经历了什么呢?

    为什么一回来就这个样子?

    认识庞飞这么久以来,安瑶还是第一次见庞飞这番样子,着实是让人没办法安心啊。

    她实在安奈不住,又来到庞飞房门口,“咚咚咚”,“庞飞,你给我开门。”

    没有回应。

    安瑶又敲了两下,“咚咚咚”,“庞飞,你再不开门,我就要打你的孩子了。”

    “嘎吱”一声,门被庞飞从里面打开,安瑶怒气冲冲瞪着庞飞,“你老实告诉我,那家伙抓走你之后,到底有没有伤害你,有没有对你怎么样?要是有的话,你也不许瞒着我。我、我拿刀砍了它去。”

    安瑶情绪失控,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她关心担心庞飞的心,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庞飞嘴角维扬,扯出一抹幸福而又踏实的笑容,一把将安瑶抱在怀里。

    安瑶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也不知道庞飞为何要这样,她只知道,庞飞现在好像有点脆弱,他需要自己。

    她也紧紧地抱着庞飞,用这种方式来让他的心踏实一些。

    “我知道你不告诉我,是怕我担心怕我害怕,但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不安。咱们是夫妻,我希望你不要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可能我帮不上你什么忙,但是,我总该有知情的权利吧。”

    “我不喜欢你默不吭声的样子,又让我着急又让我无奈,你说话,你再不说话的话,我就又要打你的孩子了。”

    庞飞抓着安瑶的肩膀,苦笑两声,“你进来。”

    安瑶赶紧走了进去。

    庞飞想了很久,还是没办法将事情的真相全部告诉安瑶。

    因为他现在还没想好,到底该怎么选择?

    如果说要遵从内心的话,他肯定更倾向于担起肩上的这份责任和义务,但他又考虑到,过去这几年的时间,他多次不得已离开安瑶和孩子,失去了陪伴孩子陪伴他们的很多机会。

    如今,他们的生活好不容易安定下来,他也再次许诺,以后不会离开安瑶和孩子们,好好地陪伴他们成长,可现在,他竟然动摇了,他竟然又要食言了。

    他很矛盾很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说啊。”安瑶很焦急地催促。

    庞飞深深叹息了口气,“安瑶,我还没想好要怎么跟你说这些事情,你给我点时间好吗?”

    “我不,我最不喜欢听你说这样的话了,什么叫给你点时间,这是一就是一是二就是二,是什么就是什么,我不要听你思虑周全之后的事情,我就要听那个让你矛盾让你纠结的事情。”

    “我不管,你要不说的话,我跟你没完。”安要很是固执地说。

    庞飞苦笑一声,“可是我怕你说完了会打我。”

    “你不说我也会打你的,你信不信。”说着,安瑶扬起手。

    庞飞笑着将她抱住,他这个可爱的傻媳妇,现在是越活越有趣了。

    庞飞真的舍不得离开她,但不管是为了整个地球的安危,还是为了不看到亲人们老去之后不得不和他们分别的画面,庞飞都更倾向于后者。

    这段时间,他的心本来就有点动摇,每次想到亲人离别的画面,他这心里面,就难受不已。

    而今天所发生的这件事情,则像是催化剂一样,将他心中的那种想法,又催着成熟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