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玄幻小说 > 丹皇武帝 > 章节目录 第763章 生与死的代价
    “天后。

    苏菱回来了,她说皇死了。”

    阎伯出现在天后的房间,躬身行礼。

    “死在了哪里?”

    天后淡然轻语。

    “赤枝大裂谷,轮回秘境。”

    阎伯刚刚是感受到了独特的玄黄之气,所以开天眼,查看了大衍圣地,正好看到了大殿里的情况。

    天后只是轻轻的应了声,没有过多反应。

    因为阎伯很平静,就意味着事情另有真相。

    但是,她等了等,却没等到阎伯的回应。

    “嗯?”

    天后抬起眼帘,看了过去。

    “我刚刚仔细搜查了皇的踪迹,他应该是去了幽冥地狱。”

    “他要去昆仑鬼山?

    着急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昆仑鬼界情况复杂,不排除有帝君眼线,皇应该不会轻易冒险。

    所以……”阎伯迟疑了会儿,摇了摇头,道:“请天后赎罪,我向您隐瞒了件事。”

    “说。”

    “皇在结束永恒圣山之行后,去过古华皇城,入住乔家,并替乔家夺取古华第一家之名。”

    古华?

    天后沉默了,白皙稚嫩的脸上浮现出几丝复杂的神情。

    阎伯弯腰告罪:“神朝祭天仪式之后,我游走苍玄各处,寻找奕王他们留下的金胎痕迹。

    我没有再关注古华皇城的事,但也听说过一些传言。

    乔馨事后结婚生子,起名乔无悔,直到十年后,苍玄皇道联合抹除神朝遗迹,她才被赐死。

    但是……在皇突然前往古华,入住乔家之后,我窥探乔家秘地,却看到乔馨的晶棺还在,乔无悔依旧活着,为她守灵。

    皇,曾数次跪坐棺前,为她流泪。

    此次皇突然假死,硬闯幽冥地狱,很有可能是为乔馨。”

    天后眼帘微垂,沉默良久,起身道:“带我去古华乔家。”

    ………………姜毅被混乱的黑手撕扯,在扭曲的黑暗里疾速翻腾。

    好像无数的恶鬼在争夺他的身体,浑身遍布抓痕,耳边回荡着凄厉的尖叫。

    姜毅剧烈翻腾,意识天旋地转。

    他感觉好像真的要死了,浑身剧痛难受,从骨头到血肉,从灵魂到灵纹,好像都在虚弱、消亡。

    但他还是强行忍住反抗的冲动,任由利爪撕扯、身体翻腾,向着无尽的黑暗里坠落。

    不知道过了多久,凄厉的尖叫突然高亢了一阵,然后没了声音,锋利的爪子也接连消失。

    嘭的声闷响,姜毅重重的砸在坚硬冰冷的地板上。

    浑身像是散架般,痛苦虚弱,好一会儿才勉强缓过劲儿来。

    姜毅虚弱的咳嗽几声,颤巍巍的撑起身子。

    这里竟然是座残破的古殿,石柱歪斜,地面狼藉,不知道荒废了多少岁月。

    地面墙壁的裂缝里钻出很多细密的黑藤,结着幽蓝色的小花,给黑暗破败的殿宇带来微弱的光芒,却显得更加阴森恐怖。

    姜毅往嘴里塞着药草,调理着血气,修复伤势,警惕的看了看周围。

    这里非常的阴冷,是那种从未体验过的,冷到骨头,冷到灵魂里的冷。

    除了殿宇里有微弱的光芒,外面漆黑一片,好像黑幕一般。

    如果不是外面飘荡着嘤嘤泣泣的鬼语,他甚至怀疑自己流落虚空了。

    “师父,您来过地狱吗……啊!!!”

    姜毅刚转过身子,一张苍白干枯的老脸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一刹那之间,姜毅感觉自己三魂七魄全飞出去了,头皮发麻,浑身像是过电一样,噗通就坐在了那里。

    在他后面竟然跪着一个干尸般的老人,绿油油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老人全身挂满锁链,一端钻进肉里,嵌在骨头上,一端牢牢地钉在地上,像是被囚禁在了这里。

    他的后脑勺上竟然长出了一株一米左右的血树!大量根须扎进了脑袋,钻进了后背;血红色的枝干苍劲坚硬,直挺挺的朝上;枝杈非常茂盛,上面还挂着十几颗黑色果子。

    “前辈,你死了吗?”

    姜毅惊魂未定,浑身发冷,紧张的盯着老人。

    老人无动于衷,但干瘪的嘴唇微微动着,好像在吸收着什么。

    “这位前辈,我是被拽进来的,无疑冒犯。”

    姜毅努力平复着情绪,偷偷瞥了眼那棵诡异的血树。

    脑袋里竟然能长出树来,这还是第一次见。

    “姜毅……”丹皇的声音在姜毅脑海里想起来,不过没有之前的平静,而是微弱飘忽。

    “师父,您怎么了?”

    姜毅心头一紧,不会又牵连到他老人家了吧。

    “我还好,是你……”“我?

    我好好地,没事。”

    姜毅检查下身体。

    胳膊腿的还在,没缺什么没少什么。

    就是身子有点虚,等等,姜毅瞳孔突然凝缩,呆在了那里。

    “你……唉……”丹皇声音飘忽,幽幽轻叹。

    “我……我……”姜毅瞳孔放大,浑身泛起股寒气。

    他身体确实很完整,但是灵元沉寂,气海枯竭,经脉干瘪,连第二心脏都消失了,更不可思议的是,他恍惚感觉境界退化了。

    “生死吟……生生死死。

    以生求死,以死求生。

    这,或许就是代价吧。”

    丹皇盘绕在姜毅的灵魂上,清楚感受到了姜毅坠落幽冥期间,身体全面退化的过程。

    从骸骨到血肉,从灵魂到灵纹,都在退化,都在虚弱。

    现在的姜毅,境界全无!“不可能,我只是虚弱了,我吃点药草就能好了。”

    姜毅慌了。

    他从白虎关走到现在,不容易,真的真的很不容易。

    他从灵婴境成长到灵魂境,付出太多心血,太多努力,也更经历太多的生生死死,怎么能说没就全没了。

    月华天宝当是给他的时候,也没有说生死吟把人带走之后,也会把境界把所有都无情的卷走。

    丹皇沉默了,心心疼了。

    这孩子一路走来,可谓步步鲜血,步步惊险,每次机缘,每次蜕变,每次成长,都是他冒险跟拼搏换来的。

    结果,全部没有了,前功尽弃。

    别说姜毅了,连他都有些难以接受。

    “不!不不不!”

    “这是幻觉,这是生死吟带来的幻觉!”

    姜毅焦急慌乱,疯狂的刺激着灵纹,激发着灵力,一遍一遍又一遍。

    可是,干瘪的经脉没有任何灵力流动,身体更没有再出现金色的圣炎。

    姜毅瘫坐在地上,目光晃动。

    没有灵力了,身体退化了,这就是硬闯幽冥的代价吗?

    他没有境界,没有实力,还怎么寻找药材,还怎么离开幽冥地狱!为什么?

    生死吟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

    姜毅抬头,慌乱又愤怒的盯着面前的老人。

    突然,老人缓慢咀嚼的样子引起他的注意。

    姜毅蹲到老人面前,凑过去一看,那里面竟然是颗漆黑的铃铛。

    铃铛里冒着浓郁的血气,还有金色的灵力。

    “那是我的?”

    姜毅突然惊醒。

    难道,生死吟把自己拉进幽冥地狱期间,掠夺了他的全部?

    每当生死时刻,生死吟传出的神秘感受,以及声声呢喃,难道是在请求他开放他身体?

    如果他拒绝,生死吟就不再‘请求’,如果他答应了,生死吟就像得到了许可,疯狂的卷走他的血气、魂气,乃至灵气。

    “他……吃了我?”

    “他还活着吗?”

    “生死吟,是他放出去的?”

    姜毅踉跄两步,震惊更惶恐。

    这鬼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出生至今的所有努力,竟然都成全了它?

    “注意他头上的树。”

    丹皇也开始警惕了。

    随着老人吸收铃铛里的能量,血树开始轻轻摇晃,好像在舒服的伸展。

    树干上泛起微弱的血纹,树叶表面则绽放起丝丝金光,不过很快又都恢复了平静。

    老人绿油油的眼睛逐渐暗淡,像是具尸体,跪坐在地上。

    而他嘴里的铃铛,已经消失不见了。

    “果然是被他吸收了!”

    姜毅再次靠近老人,试探着碰了碰他干瘪的尸体,非常冷,却非常坚硬,当他抬起手,想要触碰那些锁链的时候,一股阴寒之气刹那绽放,像是股巨浪猛兽般,迎面震飞了姜毅。

    姜毅砸到百米外的石柱上,浑身咔嚓脆响,弹到地上,当场昏迷。

    不仅境界全无,身体也变得非常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