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都市小说 > 大红妆 > 章节目录 第七六六章 风雷动
    妇人接过包袱,双手递到女尼面前:“这是主上一早就交给我的,说是要到你自由的时候再交给你。”

    女尼先是怔了怔,接着她的嘴角溢出一抹微笑,她接过包袱,不用打开,她也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应该是一个新的身份,还有一些钱和日后会用到的东西。

    “好,天亮我就走,请你代我谢过你家主人。”

    女尼双手合什,垂首行礼,待她再次抬起头来时,她的双眸清亮,宛若当年那个还没有进宫时的杨兰舒。

    深夜里的杨柳胡同,依旧灯红酒绿,歌舞升平。

    一队缇骑飞驰而来,马蹄声声,站在门口迎来送往的龟奴伎子们吓得惊呼出声。

    “撤下红幡,关门闭户,违令者斩!”

    一声声呼喝响彻在花街柳巷中,喝得醉醺醺的红男绿女,被吓得酒醒了大半。

    许安和路友叫上江婆子,一起来找江二妹。

    “快把姑娘留下的东西拿出来。”江婆子说道。

    江二妹打个哈欠,翻翻眼皮:“姑娘说了,除非到了保不住性命的时候,否则说什么也不能拿出来。”

    笑话,姑娘说了这东西能救命,姑娘还说过这东西虽然珍贵,可是也不值得再搭上性命,若是她打不过别人,那她就把这东西拿出来。

    这会儿就凭他们三个红口白牙这么一说,就让她把那东西交出来?她会打不过他们三个?有本事就打一架,看看保不住性命的是谁。

    江二妹早就想过了,能让她交出这东西来的,一定是个比她还要厉害的大杀神。

    她还想过要不要用这东西把大杀神引出来,和她比试比试,看看给她嫂子当包子馅的是她还是那大杀神。

    “你别胡闹了,姑娘还说过她进宫以后,若是宫里出了事,无论出事的是不是她,都要把这东西交给萧世子,你忘了吗?”江婆子吼道,对于这个小姑子,她是真没有办法。

    江二妹又翻翻眼皮,忽然大叫一声:“木头!”

    木头嗖的一下窜了进来,问道:“干哈?”

    “木头,姑娘把那东西让我拿着的时候,说没说若是宫里出事,就把那东西交给萧世子的话?”江二妹常常走神,尤其是听别人说话的时候,所以她就让木头替她听着。

    木头郑重点头:“姑娘说过啊。”

    江二妹从鼻子里喷出两团气,完了,大杀神引不出来了。

    她老大不情愿地解开衣裳,许安和路友连忙别过脸去,这姑娘也太不讲究了。

    木头没有扭脸,他知道江二妹解开衣裳,也和不解开时没两样。

    果然,江二妹解开衣裳,露出里面兽皮做的贴身里衣。

    江婆子自是知道江二妹平时是这样穿的,但是江婆子一直都想不明白,贴身穿兽皮,你不痒痒吗?

    江二妹的兽皮里衣上有个兽皮口袋,她从兽皮口袋里掏出一卷子黄绫子。

    她随手一抛,把那卷沾染了上千条性命的黄绫子扔了出去,许安连忙伸手接住,珍而重之地放好。

    路友说道:“我去吧。”

    许安看一眼江婆子,又看了看江二妹,道:“咱们全都去,彤姑娘这会儿在宫里,总要有人接应。”

    江二妹眨眨眼睛,一脸懵懂:“你们说宫里出事了,出啥事了?”

    许安沉声说道:“皇帝薨了."

    “轰了?让谁轰出来的,彤姑娘吗?”江二妹问道。

    许安:……

    路友:……

    木头:“哈哈哈哈哈!”

    京城的街道已经戒严,其实原本也有宵禁的规矩,但是平时的宵禁,对于有官身有功名的人家是网开一面的,若是不巧遇到巡城的,只要拿出证明身份的凭证就可以了,即使没有随身带着,说一声也行。

    可是今天夜里不一样,不知何时,街上已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放眼望去,黑压压都是人。

    这些穿着甲胄的不是飞鱼卫!

    “可也不是羽林军啊,羽林军长得不是这样的。”江婆子说道,她来过几次京城了,羽林军也见得多了,都是些年轻漂亮的小后生,好看得紧呢。

    可是眼前的这些人就不一样了,个顶个的粗汉子,糙老爷们,和羽林军放在一起,就是粗茶大碗和甜白瓷,没得比。

    许安沉声说道:“这是京卫营的人。”

    江二妹摩拳擦掌,自从来了京城,她都快要憋出病来了,好久没有打过架,也好久没有杀过人了.这些什么京卫营的人,长得很合她的心意,她很想和他们打一架,就让他们以多对少好了,她一个人打他们一大片!

    许安看她一眼,道:“二妹子不要冲动,京卫营的这些人与羽林军不一样,羽林军都是少爷兵,花架子,京卫营的却是真真正正的军汉,既然出动了他们,咱们更加不可与他们发生冲突,稍有不慎,就会耽误了大事。”

    江婆子用胳膊肘撞了江二妹一下,低声说道:“你想打架,等到见了彤姑娘,若是有人敢欺负她,我们都不出手,让你一个人去打架。”

    江二妹终于满意了,她冲着江婆子伸出爪子,以示友好。

    江婆子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江二妹已经把她的爪子戴到手上了,如果这个时候,江二妹发出一声狼嚎,江婆子也不会吃惊。

    她又不是没听过。

    几个人走的是小路,避开大路上的京卫营,到了定国公府时,这才发现定国公府已经被人包围了。

    江二妹又亮出了爪子:“杀他娘的!”

    许安道:“莫急,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过去说说。”

    片刻之后,许安便回来了,他身后还跟着阿马和一名京卫营的军官。

    阿马指着江婆子几人,对那军官说道:“小顺子,他们都是世子的人,这会儿要进皇城给世子送东西,你若是不能做主,到了皇城见了徐指挥使,若是徐指挥使不让他们进去,老朽再带着他们回来便是。”

    军官笑道:“马伯您老是埋汰我吧,不就是送你们去找世子吗?没事,包在我身上,不过我奉命守在这里,走不开,我让人护送你们过去,但是到了皇城那里,能不能进去,还真是要看徐指挥使答不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