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玄幻小说 > 儒武争锋 > 章节目录 第两千六百三十九节:被打懵的万古仙朝
    至于之前不算光彩,在对决中死于万古仙朝叛臣秦枫之手的大将军燕破军,给的谥号就高大上多了。

    燕破军,谥号忠武。

    忠诚效死,武运昭彰,这是万古仙朝开国时期才给出去过的最高美谥,文武皆可被赐,武将专属的最高谥号是武穆,所以不存在崇文抑武,文高武低的问题。

    大将军燕破军与国师李淳风在朝堂,官场,军部斗争至今,到两人死后才终于分出胜负。

    燕破军高出李淳风何止一筹。

    在万古仙朝近乎冷静地宣布两位实权人物的死讯时,还有一件事情在暗中处置。

    自大将军燕芷虎以下,所有参加中土星讨伐战的将领尽皆受罚。

    燕芷虎只是象征性地罚俸一年,算是最被高拿轻放的了。

    在此战当中另外一个比较耀眼的存在,一品军侯马子超摧毁中土一艘帝君星舰,歼灭除虚无一以外的虚域残党有功,但随后中土天穹战大败有过,过不敌功,不得封赏,发配往朔风郡防守秦枫去了更被罚百年内除非立下大功否则不得离开边疆。

    至于其他将领

    从罚俸、降爵、降级、撤官到投入大牢,斩立决,诛三族,灭九族皆有。

    不过灭九族仅有一家,也独有一家。

    首辅石进,阵前投敌,竟还打算将帝君星舰交给中土星,不诛你九族,还留着过年吗?

    不过,也亏得纳兰女帝是不知道后来李氏宗亲又降了六艘帝君星舰的事情,要不然估计神都星的刑场天天杀头得要杀上至少一年了。

    石进那不过是交出星舰未遂,一船将士皆是壮烈殉国,只要诛石进一个人的九族就可以了。

    李氏宗亲那边,可是一整艘一整艘帝君星舰直接叛变啊,一艘星舰十万人,一个人的九族少说也得有百十号人吧,一艘船就要杀一千万人,一下子降了中土六艘帝君星舰,真当杀人砍头是砍瓜切菜哪!

    李淳风所部除了降了,就是死了,几乎全军覆没,即便有忠肝义胆,不愿降服的将领传回了只言片语,大概意思是要严惩那些投降者,只不过都被同样姓李的将领官员们按压下来了。

    开什么玩笑,纳兰女帝正愁找不到把柄收拾李氏宗亲,没事还给你们找出点事情来,现在告诉纳兰女帝,你家有六艘李氏宗亲率领的帝君星舰投降中土了。

    这李家得死多少人啊!

    这不是给纳兰家递刀吗?

    至于纳兰女帝一个凭借王朝气运迈入不争境的强者,会不知道这些?

    无非是揣着明白当糊涂罢了。

    不过纳兰女帝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弱女子,所有败军之将全部派往镇守与混乱星域相邻的边疆星辰,再战再败,定斩不饶。

    至于想要阵前投敌,那更是想都不要想,万古仙朝二品以上军侯,管你是军中武将还是节度使,举家搬迁至神都星居住,由仙朝拨给官邸居住,即刻启程,如有不从者,以谋逆论罪。

    万古仙朝的朝堂之上,如今更是愁云惨淡,波澜诡谲。

    太师,首辅,大将军,分别代表道家、儒家、武家这三根支撑万古仙朝大厦的三根人才砥柱,不到一年时间,全出事了。

    尤其是首辅一职,如今彻底空悬,既是无人能坐,更是无人敢坐。

    以前六部尚书谁不想成为那个六部之上,儒家官员代表的首辅大人?

    可现在呢,三任首辅,一任跟国师李淳风党争,被流放边疆,第二任古月,也就是秦枫,现在成了仙朝的头号大敌了,再后面就是最新的一任首辅大人了,诛灭九族,晦气啊!

    国师这一官位目前的情况也好不到那里去。

    道家官员这一条线上,有钦天监等等一系列道家官员,可基本上都是长年以道教为国教的李氏宗亲担任。

    人说大树底下好乘凉,可人也说树倒猢狲散,李淳风就是李氏宗亲里的这一棵参天大树,现在树被砍了,自然没有树想去当下一个被立起来的靶子。

    于是整个万古仙朝在神都星的朝堂上出现了十分诡异的一幕。

    原本三足鼎立,争执不休的朝堂之上,只有一袭长裙穿金甲的女子大将军燕芷虎端坐上首,自她之下,道家、儒家官员虽是男子须眉,缺是唯唯诺诺,噤若寒蝉。

    赤金王座之上,女子帝王,赤金王座之侧,有女子手捧可先斩后奏的龙飞凤舞剑,肃然而立。

    赤金王座阶下,第一人,女子大将军燕芷虎。

    如今万古仙朝最有权势之人,皆是女子。

    一声上朝之后,整个朝堂之上,竟依旧是一片寂静。

    半晌,终于有道家官员手捧玉笏从班列中走出,沉声道:“启奏陛下,钦天监夜观天象,有赤星悬于神都星西北,派人探查后乃是一颗遥远恒星顷刻化为黑洞,吞噬周围众多星辰。此等天灾并非吉兆……”

    纳兰女帝声音虽然还是稚声稚气,但根本无人胆敢再在这朝堂上挑衅她的权威,少女帝王沉声问道:“此兆表什么?”

    钦天监官员低头沉声道:“此兆主外敌入侵,兵祸连年,实非吉兆。”

    纳兰女帝嗤笑道:“敌自何而来?”

    那名钦天监官员低声道:“敌自西北而来!”

    这一下,所有朝堂上众人皆是一惊。

    万古仙朝的西北方向,只有一个敌对势力。

    混乱星域,中土星!

    纳兰女帝又嗤笑一声。

    立在赤金王座一侧的唐婉儿厉声道:“妖言惑众,西北方向仅有混乱星域的中土星。以一颗星辰还能让万古仙朝兵祸连连,真是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钦天监官员看向这名立在女帝身侧的红妆宰相,只得闭口不再说话。

    李淳风后,道家官员,尤其是李氏宗亲的道家官员,就好像被抽去了脊梁骨,根本没有较真的精气神了。

    其实儒家官员也是如此,只不过这个过程更早,从古月出走后,就已经是如此了。

    女帝见众人都不再说话,摆了摆手。

    唐婉儿沉声说道:“今日朝会到此结束,退朝!”

    正说话之间,忽就听到门外有人大声喧哗道:“属下自逐星郡而来,有紧急军情呈报陛下!”

    只听得门口侍卫厉声道:“朝会尚未结束,岂容你在此放肆!”

    “皇宫禁地岂容擅闯?你且到兵部衙门先行汇报,规矩错乱不得!”

    又有侍卫厉喝道:“再敢喧哗,便将你当作刺客拿下,你休要找死!”

    正当众人以为事情就此为止的时候,只听得门外那人大喊道:“请陛下速速发兵救援逐星郡,若再迟疑,逐星郡便要落入贼军之手,京畿门户也必将不保啊!”

    那人疾呼道:“陛下,在下一介小卒,性命何足惜,只是我万古仙朝大好河山落入中土贼子之手!”

    这一下,金殿上的群臣脸色都有一些不对劲了。

    “逐星郡?为什么是逐星郡,最靠近中土星的不应该是朔风郡吗?”

    “难道中土贼子在逐星郡有内应?”

    “必是如此,中土之人绝无可能越过我仙朝边疆的铁壁铜墙!”

    朝堂之上,所有人议论纷纷,就连唐婉儿都对纳兰女帝投去了垂询的眼神。

    纳兰女帝点头,很快,那名在金殿外喧哗的兵士就被带了进来。

    众人看到那名浑身血臭味,衣甲几乎已成碎片的将士,饶是燕芷虎这等经历过百万人战阵厮杀的武将都是微微一愣。

    那负伤将士站在大殿上,身上伤口犹在滴血,他沉声道:“拜见陛下,小卒负伤着甲,不能行大礼还请恕罪!”

    纳兰女帝看了那将士一眼,抬起手来,金色光华化为一座交椅立于那名负伤将士身后:“赐坐!”

    将士依旧顽强直立身躯,他说道:“陛下,贼子以精锐之师偷袭琉璃口要塞,夺取附近的我域龙潭星,建造了跨域传送阵台源源不断地将兵力从中土运送至龙潭星对我郡发起奇袭,首府白龙星已经快守不住了!”

    话音落下,在场所有人,似除了燕芷虎以外,皆是悚然。

    “你休要胡说,白龙星作为逐星郡的首辅,防护何等坚固,至少需要五艘以上的帝君星舰才有可能攻破,中土星一共才多少星舰?再说了,琉璃口两侧都是黑洞,帝君星舰根本无法通过,怎么可能……”

    那人刚斥责完,将士已是大声说道:“贼子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在龙潭星建造的是可以运送帝君星舰的跨域传送大阵!我郡守军根本毫无准备,死伤惨重!”

    唐婉儿厉声道:“既然情况如此紧急,为何你们不使用传讯飞剑?还要专门派人跑来一趟神都星,延误军情,你们有几颗脑袋!”

    将士听到这婆娘颐指气使,本就已经很不爽了,但想到对方是神都星的达官贵人,只得强压下脾气解释说道:“中土贼子安排了多位强者专门拦截传讯飞剑和仙笺,即便我们将所有传讯飞剑从不同方向飞出,都无法逃逸出去任何一把,无奈之下,郡守大人才让安排人突围来神都星报信。”

    那名将士声音沙哑道:“郡守大人派出十艘战舰,一共十万人从十个不同方向突围,如今到达神都星者……唯有小卒一人而已!”

    嘶嘶嘶!

    霎那之间,整个金殿上皆是倒抽冷气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