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都市小说 > 三界淘宝店 > 章节目录 第2280章 东瀛造物起源(下)
    在东瀛如此混乱的时候,华夏三皇五帝时期早已过去,人间仙气盈满,无数人类修炼而成仙,仙道大盛,此时人仙二界强盛,妖魔二界不敢轻掠其锋。

    而后仙气逐渐衰竭,封于仙界之内,人间盈满灵气,此时仙界逐渐式微,无力管辖人间。

    日照大神派出使者,在地上界结交华夏,两者永结盟好,同时深受华夏道门影响,阴阳师之术开始流传开来,在东瀛形成极其深远的影响。

    而武士也在搏杀之中出现,两者为了争夺东瀛的统治权开始了无休无止的流血牺牲。

    妖魔二界恢复元气之后便开始了对于人间的侵略,日照大神与华夏联手,各类武士与阴阳师前赴后继倒下,但寡不敌众,无数妖兵侵入华夏屠杀。

    而东瀛因为实力弱小,遭到毁灭打击,至高神不忍心见到东瀛火种尽灭,便开放了高天原的一角,为阴阳师界,来收纳这些阴阳师和流散的武士进入避难,休养生息。

    同时华夏人族也在此时开始崛起,无数强大修士弃仙气而修灵气,成就无上法力,展开第一次人魔之战,魔界败退,从此不敢为祸人间。

    明朝时期,国师刘伯温持剑断天桥,引发东瀛的天浮桥震塌,从此天人永隔,龙脉震断,人族衰微。

    魔界趁机伙同妖族再次为祸人间,开启第二次人魔之战,人界又涌出一批强大修士,历经数载终将魔族逼退。

    而此时,阴阳师界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已然壮大,出力甚巨,帮助华夏抵抗魔军。

    明朝正德年间,魔界野心膨胀,妄图霸占三界,先攻冥界,先后击败十殿阎罗、五方鬼帝,又进攻黄泉界,黄泉界和冥界震动,边界断裂,无数鬼怪涌向人间,天下大乱。

    天帝震怒,派出十万仙兵围剿妖魔二界,至高神派出数神抵抗魔军。

    而因魔界对冥界的地藏菩萨出手,佛界也对魔界宣战,人界也随同出征妖界,高天原诸位大神也出手相助,终于人仙合力,妖界实力大损,从此再无力为祸人间。

    魔界在佛、人、仙、冥四界合力围剿之下,也是伤亡极其惨重,但人类亦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同时高天原也遭到了毁灭性打击,隐世再不出,无人知晓。

    经此旷古一战之后,妖魔二界一蹶不振,华夏的修炼界也遭到几乎毁灭性的打击,很难恢复元气,后来逐渐退出了人类视线。

    但这并不代表修炼界已经消失。

    在现代社会,还是有许多的修炼门派,只不过极为隐蔽罢了。

    而在东瀛,阴阳师大多隐居在阴阳师界,武士衰微,剑宗也随同撤往阴阳师界,一片萎靡之时,忍者这种生存能力极强的修炼者开始涌现。

    明末清初,人间灾祸不断,天地大势变化,妖气魔气逐渐消失,仅剩下妖魔边界的幽冥之泉还存有妖魔之气,妖魔二族为本族免遭灭族之危而争夺幽冥之泉,大打出手,因此遭来险些灭族的横祸。

    当时仙界已经准备出兵,可惜域外邪魔入侵,导致仙族被迫住手。

    而阴阳师界是高天原的一角,却因为高天原封闭,成为东瀛进取的最大动力。

    也是灵气丰沛的一角。

    “原来现在的东瀛,经历了这么多的沧桑才走到了今天?”

    宫本武藏神情有些惊骇:“我一直以为这些都是落语艺人杜撰出来的……”                “有一些的确是杜撰,但有很多却是真实的。

    只不过这些事物看不见摸不着,大家便习惯性把他们当成神话去听了。”

    麻生切让说着站了起来,在面前的沙盘上画下了一副简单的结构图:“这里,是灵脉所在,也就是我们体内存放灵气的源泉。

    修为越高,灵脉越稳固,储存的灵气也就越庞大。”

    麻生切让指着肚脐的位置,对宫本武藏说道。

    “这里竟然是灵脉?”

    宫本武藏掀开衣服轻轻摸着那一片区域:“可为什么我丝毫感觉不到体内有灵气存在?”

    麻生切让走到宫本武藏面前,伸手一点,顿时一股燥热的感觉顺着宫本武藏的肚脐冲进了他的身体,宫本武藏顿时感到肚脐处有一处区域开始吸收了麻生切让的燥热,并与这股燥热响应了起来,渐渐地自己所谓灵脉的整块区域都开始燥热了起来。

    麻生切让感觉到了他的灵脉已经被激活,已经开始运转了。

    他收回点在宫本武藏灵脉处的手指,笑道:“现在先生相信了吧?”

    “我一直都信……”                宫本武藏有点无奈:“好吧,那现在告诉我,怎么修炼?

    让我成为一名阴阳师和剑术大师?”

    “首先,盘膝而坐,运用意念的力量,吸收空气之间浮游的无根灵气,吸收到你的灵脉里。”

    麻生切让首先盘膝而坐,双眼微闭:“运用意念的力量,观想灵气被你吸收到灵脉之中……”                宫本武藏半信半疑地闭上了眼睛,想象着灵气被他从空气中吸收到了自己的灵脉之内。

    别说,这样观想他渐渐感觉到自己的灵脉开始膨胀了起来,很快已经到了自己承受不住的程度,那感觉就跟吃得太撑实在吃不下去一样,他这才缓缓睁开了双眼。